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六章 谢鸿雁的嘱托

发布:2018/5/10 11:58:06

加入书架

干净?

原来,我在他眼里,这么肮脏?

呵。

我推开他,艰难的迈动步子。

宁泽函眉头微蹙。

‘啊。’

我双膝一软,整个人一下子跪倒在地,疼痛感,酥软感,还有那种莫名的邪意……顷刻间,同时袭来。

“钱,让你这般不堪!?”

宁泽涵转过身,话音如锤,砸在我的心口。

我打了个寒战!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冷笑。

“为了钱,不惜出卖自己?我说错了吗!”

数张刚刚洗出来的照片,直接丢来,一幕又一幕不堪的画面,呈现在我的面前,每一张,都是我在床上不雅的模样。

很明显,我昏迷的时候,被人偷拍了。

方舟宣!

这个变态!

禽兽!

等等,他为什么会和宁泽函有联系。

宁泽函又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!?

他轻叹了口气,不容我回答,转过身,抱起我,将我放进浴缸。

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,我双手抱着胸,嘴唇哆嗦看着宁泽涵站在我面前,满眼倔强,他的怜悯,让我有种干脆一死百了的冲动。

紧接着,水笼头的声音传来。

“洗干净。”

又是那句话。

我苦笑。

“宁先生!”

我咬着唇,尝到了血的滋味。

他低头,俯视着我。

我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蹲下。

宁泽函呵了下,无动于衷,在他眼里,我不过如蝼蚁般,怎会屈从我?

可既然视我如蝼蚁,那上次,他又为何在聚会上,大发雷霆,又为何……

他弯下腰,目光冷酷。

鬼使神差的,我原本准备好的一巴掌。

在触到他那薄薄的嘴唇时,竟然想要咬上一口。

报复欲,邪邪的火焰的催使下。

我腾起身,直接凑了上去。

恬不知耻的伸出舌头,在他的嘴唇变舔了舔。

他浑身一颤,目光登时变了。

我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听清楚了,这,是我的初吻,我就算脏,也有底线。”

疯了一般。

“你出去吧!”

我扭过头,暗暗为自己展现出的冷寂所惊讶。

宁泽涵没有动,脸色,重新恢复正常。

居高临下的姿态?

不是只有你宁泽函,才会有的!

我不再看他,默默的等待,他的离开。

“你成功了。”

我一怔。

眼前一晃,紧接着,褪下外衣的宁泽函,如暴君一般,直接压了过来。

他不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,直接封住了我的嘴唇,我本能的抗拒,要推开他,他却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侮辱。

不耻。

迎面而来。

而短暂过后,我,竟然有些痴迷了。

他的手,游离到我的敏感部位。

欲望,再一次腾升,打断了我所有的思维,这时,我的脑海,空白一片。

林茵茵。

林茵茵。

我死命的呼唤着自己。

你要镇定。

你要反抗。

你不可以。

忽的,我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胡乱的舔,从他的眉心舔到嘴角,再到喉结。

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,一遍一遍的讨好着他。我被欲望支配着,总觉得自己想要更多,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发泄,只能顺着身体。

亲着他,搂着他。

八爪章鱼一样缠着他,没穿衣服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,弄湿了他一身。

我咬着他的耳根子,难受的嘤咛。

“我......想要......”

宁泽涵眸子一沉,眼底闪耀着深邃的我看不懂的光芒,那双大手顿了一下,而后毫不犹豫的捻着我胸前的柔软,狠狠的揉了两下,最敏感的地方迅速的硬了起来。

“妖精。”

他张嘴一口含住,牙齿用力咬着,撕扯。

方舟宣给我下的药很猛,我已经神志不清。只能昂着脖子,奋力的喘气,兴奋的仿佛要飞起来。

“舒服......”

我抱着他的头,用力的揉在怀里。

浴室昏黄的灯光,他的目光如炬,我一切动了情的反应全部都落在他的眼底,他打横抱起我走出浴室扔在床上。

“我给你的钱不够吗?”

“你想要多少?”

他沉沉的说到,凶猛的扑在我的身上,撕扯我的肌肤,咬着我的柔软,大手不断的游走,在我身上羞耻万分的地方留下痕迹。

动作渐渐粗鲁起来。

“不,不是……这样……不……”

“泽函,我要……”

陌生的情潮在身体翻搅,我脚指头都紧张的蜷缩起来,指甲掐进了宁泽涵的肌肤里。

当我叫出那两个字时,宁泽函眼瞳彻底变了,那里,燃着无穷的烈火,让人心生恐惧。

“好。”

玩味的声调。

那双修长干净的手指顺着我的大腿,来到我的两腿之间,毫无预兆的进入了半截!

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,我惨叫了一声,夹紧了双腿。

他触碰到了我最珍贵的阻碍,动作瞬间停了下来,强壮的身躯挡去了我头顶所有的光芒,喘着气低声而又急促的问了一句:“嗯?”

我猛的惊醒,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我嗓音沙哑。

他盯着我的眼睛,没有离开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那火热的坚挺就抵在我的身下,只要他一有动作,我就会彻底的沦陷。

一滴滴汗水暧昧低落,擦肩而过。

我们僵持了很久,仿佛有一个世纪,他清冽的眸子就那么看着我,而我像个荡妇一样在他身下扭动,难耐呻吟。

直到,他真的进入了我的身体。

抽痛感。

疯狂感。

完全吞噬了我。

再然后,我配合着宁泽函,扭动,而他,像头野兽,不知疲倦,不断的冲刺,爱抚着我。

这一夜,简直像噩梦般。

我在卧室抓着被子,不敢睡觉,而宁泽函自从在浴室洗完澡,再没回来过。

可我,仍然害怕。

第二天早上下楼,宁泽涵坐在餐桌旁,一身黑色衬衣黑色裤子,领带没系,矜贵如斯的坐在那,领口风光无限。

我身体一顿。

昨天的事情,历历在目。

脚步怎么也迈不出去。

“下来。”他开口。

我咬了咬牙,走到他身边。

桌上的照片,历历在目,昨晚的一切,让我一时间有些眩晕!

“哪来的?”

我质问,明知道答案。

“暂时不知道。”

他坐在椅子上,身形端正,语气清淡,黑暗的看不到底的瞳孔里,深邃沉静。

我气的浑身发颤,实在是没有想到,方舟宣的胆子这么大,他已不是个败类,而是实实在在的人渣,变态狂!

我感觉自己像是剥光了站在宁泽涵面前。

羞耻铺天盖地。

“解释一下。”

我愣了愣,冷声道:“该解释的人是你吧?昨晚……”

“昨晚,你被下了药。”

我脑袋一空,直接道:“你明知道我被下了药,还对我……宁泽函,你、你不要脸,趁人之危……”

宁泽函面无表情,沉默片刻,淡淡的道:“做完,才知道。”

做,做完?

我欲哭无泪,忽然间,觉得自己的人生,灰暗的没有任何颜色。

前男友,纠缠不清,卑劣到没有人性……

而此刻的他,似乎,也只是个衣冠禽兽而已!

“我们离婚!”

宁泽函顿了住。

“我们离婚!”我又重复了一遍。

宁泽函起身,视若无睹的在我身边走过,淡淡的留了一句:“等我查清这件事之后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我近乎绝望般,失魂落魄的离开宁泽函的公寓。

接我的是江晴。

得知了昨晚方舟宣对我所作的一切,江晴火冒三丈,她问我打算怎么办,我说如果方舟宣再来找我,我就和他同归于尽,杀了他。

江晴苦涩道,用你的命,换一个傻X的命,值吗?这件事交给我,我帮你处理。

我在江晴家里待了一个下午,因为昨晚的困倦,我好不容易,才睡了个安稳的觉。

“走吧,去吃饭。”

“我就不去了。”我实在不想出去,感觉周遭都是方舟宣的眼睛,后怕。

推辞几番,还是抵不过江晴,她硬是拖着我上了车,说顺便散散心。

到了地方我才知道,吃饭的人,不止我们两个。

还有谢鸿雁和老朱。

包间里,谢鸿雁在左边,老朱在右边,脸色惨白,一只手臂垂直的掉在身后。

“茵茵来。”江晴拉着我坐在她旁边,老朱在我对面。

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到我,居然躲闪了一下。

“老同学,对不起,我!不知道你嫁给了宁泽涵,那天的事情,是我活该,希望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把这一切放在心上。”

我有些震惊,老朱不是个善良的人,这次他掉了胳膊还忍气吞声给我道歉。

都是因为宁泽涵。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我极不自然的摆了摆手。

谢鸿雁盯着我看了几眼,然后叫服务员上菜。

我低着头玩手机吃了两口就觉得胸口郁闷,吃不下去。倒是江晴一直在跟谢鸿雁说话,但是都是她在说,谢鸿雁偶尔点头回应一下。

气氛还算可以。

八点半的时候,手机响了,是宁泽涵。

我心下一抖,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,任由手机一直响一直响,我都没有接电话。

直到电话挂断。

不到三秒钟,铃声又响了起来。

江晴一看是宁泽涵的,接起了之后甩在我的手里,一脸的窃笑。

我不得不挺直了背,把手机放在耳边。

“在哪。”

“在......吃饭。”

他声音有点疲惫,仿佛在开车。

“我来接你。”

二话不说,他挂了电话,而我在江晴暧昧的目光下,把位置发了过去。

倒是谢鸿雁目光变了。

老朱额头冒出冷汗,惊恐的看着我。

怕他难堪,也怕自己丢人,我站起来,先走了出去,拒绝了江晴送我出去的提议。

“他很快就到,不用了。”

“我送你出去。”谢鸿雁站起来,拿起外套率先走了出去,江晴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。

我只能跟上去。

餐厅门口,凉风阵阵。

谢鸿雁站在我前面,挡去了大半的风。

“你的事,江晴和我说了,茵茵,宁泽涵不是个好人,你自己当心点。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