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六章 试探

发布:2018/8/2 10:29:04

加入书架

次日清晨

北海城内的新闻、杂志、报纸头条纷纷刊登昨晚的重大事故。

笔杆下生花的作者借机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,拍着安年纠缠莫无言的片段照片,写着让人震惊而忍不住想驻足的噱头标题。

尽管后来大家都看见安年‘认错人’,但没人放过这次争相报道的机会。

那可是莫无言!有他的一条花边新闻,无论真假与否,都赚足了瘾。

偌大的私人别墅里,安雅不停的捶打手中的兔子玩偶,时而愤怒,时而表情张扬。

“啊啊啊啊啊!该死该死该死!安年,我恨死你了!!”

精致的脸蛋因为愤怒嫉妒扭曲在一起,一双秀眉颦蹙成一团,看着着实难受。

也不怪乎她会有如此反应,昨天是她的订婚典礼,这个女人出现了不说,还想办法回了家,顺带着还将她的大婚头条夺走。现在大家都知道堂堂莫氏集团总裁莫无言,竟然和安年是这么一层关系。

可恶!一直打探精神病院消息的时候,从来都没有人和她说过安年竟然和莫无言认识,还是这么一层关系。

“喂,你再揪下去,你的兔子可就要吐血而死了。”

下楼倒果汁的安年看见安雅这一幕,眼睛轻飘飘的往桌子上一撇,报纸上她穿着病号服拉着莫无言的袖子,看起来无比的亲昵,一双眼睛含着水汪汪的泪珠。嗯......看来她的演技倒是挺好的,那三年不是白待的。

“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年?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昨天竟然闹了这么一出,得罪了莫无言我看你怎么办!”

安雅龇牙咧嘴的看着她,不带一丝善意的语气回敬她。

“我怎么样不需要你操心,只是很想问你,我用过的东西,你用起来还顺手吗?”

安年一边倒果汁,轻佻的抬起一只眉毛,眼神轻蔑带着嘲讽的看着安雅,她知道什么意思的。

关于沈译还有她的婚纱,还有,本该属于她的人生,但现在她不需要那样的未婚夫了,自然......原定的人生轨迹,自然也不想要。

“东西?呵呵,安年,这个家所有的都是我的你觉得什么是你用过的?而且,沈译他是我的未婚夫,不是东西!”

安雅声音抬高几度,气愤的看着安年,面前的女子云淡风轻,仿佛她在对着空气生气,她一脸的波澜不惊,映衬下反而显得自己无比的狼狈。

“雅雅!你在干什么?怎么可以和姐姐这么说话?”

安晟天下楼看见安雅这么不礼貌的同安年怒吼,心下一沉,开口呵斥。

“爸......爸爸。”

安雅有些委屈,她从昨天就一直在受委屈,安年一来什么都被夺走了,现在,爸爸竟然向着她,他多年来一直都舍不得凶自己,现在却为了突然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儿而凶自己。

眼、一点点的凝结成水雾,从眼圈泛红,到形成珍珠般大小的水珠,似乎只需要一秒。

“爸爸,你怎么下来啦?”

看见安雅的反应,安年果断的跑上去,欢快的搂着他的手臂,抬头望着他嗲嗲撒娇,余光瞥见,安雅将即将掉落的泪珠硬生生的憋回去,她嘴角流出一抹微笑。

装可爱嘛!谁不会?

“呵呵,我们的小年竟然长这么大了!昨天你没休息好,我也就没问,你和莫无言似乎认识?关系怎么样啊?”

安晟天有些讨好的问安年,语气里、眼神里,充满打探和考究,想从她那儿挖出有用的情报。

或许在三年前,安年会无所顾忌的全盘托出,可她没有;在精神病院的三年,她不是一个傻子,所以这些人情世故她清楚得很。

“以前是有见过几次啦!这次还是无言带我来的呢!不过他让我在大家面前演一出戏,好让那些一心想要攀权搭贵的人离他远点,所以想出了这一招。我当年因为妈妈突然离世,所以心情受到很大的挫折,有点精神恍惚,无言在遇到我的时候,发现我已经好了,所以也就放心的带我去妹妹的订婚典礼。爸爸你看,我没有在闹的对吧?我昨天其实什么都没干,无言让我帮他一个忙,才有了外面的新闻。”

安年一口一个‘无言’,叫的无比的亲热,仿佛两人是很熟络的朋友,认识了很久一般。

暗暗忍下强磨牙的冲动,她念起男人的名字,脸上带着自豪与小女子的娇羞。虽然对女孩子家家的心事不了解,但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,这点意思还是明白的,看来两人真是好朋友、或者更深层次的关系。

“那就好,小年啊,你是不知道,你不在的这三年,爸爸是真的想你啊!幸亏你平安的回来了,好了就好,好了就好,之后你是我安晟天的千金,看谁敢放肆。”

机灵的安晟天第一时间站好位置,甭管她是说真的还是在说谎,以后可以慢慢考究,人情还是要做足的;私心来讲,他的确有些想念这个女儿,当初不是她一意孤行,也就不会......

安年忍着恶心借机包住安晟天,一脸单纯的看着安雅,她现在脸和鼻子已经气歪,安年能够感觉到她头顶有火焰在蹭蹭蹭往上涨,心中不屑的一笑。

这就受不了了吗?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了,以后可怎么打这场持久战?

错过的三年,本应该在大学接受良好的教育,不得不休学‘养病’,现在她回来了,却发现已经回不去了。

即便是她很想很想再继续学业,但已经耽误下的课程、要重新捡起来学起,这个时间就需要近六年的时间。

可是她来不及了。

她一直都怀疑母亲的死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一意外,母亲刚离开没多久王玉兰和安雅就被接回来,再很快她就被鉴定为“精神病患者”,以很快的速度被送往医院,尽管没有病还是接受了非人的待遇。

她曾经躺在床上清醒时无数次想是为了什么,后来明白了。

为了母亲的公司,现在的安氏集团。她们的目的,是一整个企业。

而那个企业,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,不能那么轻易的被人夺去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